Connect with us

名家評論

時論:陳長文出馬,陳同佳到底是來「認罪」還是來拼「無罪」?

Published

on

陳同佳殺人案因為法律的管轄權問題,香港沒有權力審理,本應能夠在香港逍遙法外的陳同佳,卻在香港獄中突然「主動」承認犯行,向管浩鳴表示願意來台投案,唯一要求只希望「不要死刑」,某程度也是在宣告自己無意進行無謂的辯護。

原本是一齣感人的「找回良心」戲碼,讓馬英九、韓國瑜、柯文哲「感動」到落淚,不惜為了一個殺人犯,大力抨擊台灣政府,說這是自廢管轄權,是政治考量大於司法正義,想方設法要讓殺人犯自行搭飛機來台灣接受審判。是說,不公義的事情,每天都在台灣發生,上面這幾位這次似乎熱心過了頭。

結果今天有了最新進展,傳出北京政協管浩鳴來台,與台灣「總統級」的大律師陳長文會面,希望由陳長文律師來為陳同佳進行辯護。主動投案,卻要請王牌大律師辯護,所以陳同佳來台灣到底是來「認罪」的,還是來拼「無罪」的?

王牌大律師竟願意辯護殺人案?

台灣曾發生不少駭人聽聞的殺人案,如鄭捷案、小燈泡案到華山分屍案,這些案子主要因為罪證確鑿,多數律師根本避而遠之,更何況是這些早已名利雙收的王牌大律師們,不僅犯人付不起辯護費,還可能玷污自己的光榮戰績,因此這些爭議性案件最後都落入黃致豪律師之手。

而陳長文律師,台灣三大法律事務所之一的負責人,國家級等級的王牌大律師,如同日劇律師古美門般的存在,竟然願意接手一件單純的情殺案,實在非常匪夷所思。理律法律事務所收費更是高不可攀的象徵,更非普通人能夠負擔得了,有人會砸大錢打一場必敗的官司嗎?雖不知道理律法律事務所真實收費狀況如何,但有一起事件或可以參考。

理律法律事務所曾有風雨飄渺的時刻。2003年10月,理律法律事務所前法律專員劉偉傑,盜賣客戶美商新帝所持有的聯電股票30億元,因而面臨30億元的求償。而理律法律事務所僅用了短短5年時間,便償還了6800萬美元,約20億台幣,象徵了這間事務所的收費肯定是頂尖中的頂尖。

據傳,陳長文律師本人,光談話費每小時就要12000起跳,是一般執業律師的4倍以上。陳長文律師,在業界德高望重,早已名利雙收,完全不需要也沒必要,來替一個沒有身家背景的香港殺人犯辯護,根本百害而無一利。無論是站在陳同佳,或者是陳長文兩者的立場,這都是一件彼此不討好的交易。那麼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?

唯一的原因,就是北京政協委員管浩鳴的介入

管浩鳴並非單純只是一位牧師,其另一大身份是北京政協委員,想必在中國位高權重,卻為了一個不是親兒子的陳同佳,盡心盡力,這位殺人犯真的是「好福氣」。且陳同佳23日甫出獄,就由管浩鳴全程陪同,由他安排位於九龍、上億等級的獨棟豪宅和家人見面;管並在陳同佳出獄前,特地親自前往台北,打點陳同佳在台灣的辯護事項,未來若是真的由陳長文出馬辯護,想必辯護費用也是由管浩鳴埋單。

為的是什麼?很簡單,兩件事。

第一,矮化台灣主權,利用陳同佳「送台」,表示兩岸「同屬一中」,開啟未來送中之可能性。

第二,讓台灣的司法由台灣人來擊垮。檢方證據在港方不合作之下本就不足,又由陳長文出馬,使得陳同佳無法定罪之可能性增高,最後若真是無罪宣判,台灣的司法就丟臉到全世界。

所以還認為陳同佳投案是「單純良心發現」嗎?中共的影子如此明顯,馬英九、韓國瑜、柯文哲都早已出手宣誓效忠,陳同佳案處理,台灣政府真的不可不慎。

(作者林紘睿 日商公司,曾任記者)

原文轉自 https://talk.ltn.com.tw/article/breakingnews/2957050

名家評論

選情告急,開始抹黑!?吳益政人設完全崩壞

Published

on

單可皮(寵物業者)

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,昨日(5)上知名網紅陳之漢館長的直播談話節目,節目一開始,館長便問到有關陳其邁父親陳哲男的貪污案,陳其邁表示,親情難以割捨,只能概括承受,但自從踏入政壇後,無論在什麼職位一直以來都是用最嚴格的標準在檢視自己,希望可以獲得高雄市民的信賴與支持。對此,民眾黨參選人吳益政強烈痛批,陳其邁與父親陳哲男或許為不同個體、有不同價值,但民進黨早已成為台灣的權貴,貪汙是整個結構性問題。

高雄市長補選將於8月15日舉行,只剩下一個多星期,在上週的政見發表會中,民進黨的陳其邁侃侃而談自己對高雄市政的願景,同時也盤點出幾項高雄迫切需要整頓的項目,對比其他兩位競爭對手幾乎不談政見,反而將重點放在攻擊高雄市的負債問題,很明顯可以看出,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有備而來,這場選舉鹿死誰手似乎已成定局。

然而,原以為選戰就會這樣平順地結束,殊不知打著「新政治旗幟」,宣稱要推倒「藍綠高牆」的民眾黨,反而開始打起了負面選戰。即便國民黨參選人李眉蓁深陷論文抄襲風暴,但受民眾黨徵招的吳益政,其選情依然沒有太多的變化,或許就是因為選情告急的原因,才不得不使用這種「鬥臭」的方式,對其競爭對手做人格上的詆毀。雖然,吳益政本身是親民黨籍,並不是民眾黨的黨員,但這次的抹黑手段,可以說完全學到民眾黨主席柯文哲的精髓。這種背後放話,口說無憑的隨意攻擊,不就是柯文哲過去幾年的一貫手法嗎?先是跟你合作,之後再過河拆橋,甚至背後放話,被媒體打臉之後再抓抓頭說聲對不起,其粉絲依然買單,這就是所謂的「新政治」?

歷經過去兩年市政空轉,高雄市民如今早已不可同日而語,誰才是真正適合高雄人的市長,相信高雄人已有足夠的智慧做出最明智的決定,只會搞下三爛招數的投機政黨,註定會被選民給淘汰。

圖片來源:吳益政粉絲專頁

Continue Reading

名家評論

李眉蓁言必稱地氣,何苦汙名弱勢家庭?

Published

on


◎夏道平﹝大學兼任講師﹞

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今天(30)接受快樂聯播網專訪。她恐嚇如今的高雄毒品橫行,又畫大餅稱要整合觀光夜市,無一不複製韓國瑜的口號。原本我這麼想。她汙名化弱勢家庭的治安見解,卻著實令我大開眼界。

李眉蓁認為想改善高雄市的治安,一要運用大數據緝凶辦案,二要關注弱勢、高風險家庭,李眉蓁甚至進一步主張,毒防局,社會局和警局應就此強化橫向聯繫。表面上,李眉蓁想採取的是「防患未然」的霹靂手腕,但把弱勢家庭視為潛在的犯罪溫床,卻十足流露這位市長候選人的階級偏見,更顯示她言必稱「接地氣」,只不過說說而已。

「大數據」就算包羅萬有,如何建立各數據間的關聯,仍依靠運用者的主觀。李眉蓁認為「弱勢家庭」即犯罪溫床,並以處置弱勢家庭為目標,這樣運用大數據是描繪了現實,或僅僅流露了自己的傲慢?試問,當犯行尚未發生,李眉蓁是基於什麼權限,能開放大數據給毒防局、社會局、警局監控人民?而這樣的行徑,又怎可能只針對具體的嫌犯,而能不製造出「高風險家庭」這一整個汙名的群體?

「高風險」是誰定義的風險?「弱勢」是誰造成的弱勢?李眉蓁夢想中的零犯罪之都,說來諷刺,正是以她號稱要保衛的社會基層為祭品。

圖片來源:翻攝快樂聯播網

Continue Reading

名家評論

陳其邁與基進合作 高雄台派大團結

Published

on

薛婧昀/高雄人,科技公司人資

說起台灣基進,相信越來越多高雄人不再感到陌生,他們不僅栽培出抗中立委3Q哥陳柏惟,在推動罷韓上也不遺餘力,更是關心高雄市政發展的第一品牌。如今(27)民進黨高雄市長選人陳其邁,參加台灣基進的吳欣岱醫師於高雄好過日開設的直播,不僅是「市政控」的交流,更象徵著罷韓之後高雄台派政黨團結大合作的起點。

台灣基進黨與高雄好過日是長期關心高雄市政發展的團體,他們長期撰文討論高雄的建設、解析在地市政發展,更是吸引不少市政控、規劃控與熱血青年的追蹤,儼然在高雄凝聚出難以忽視的聲音。其實,在這場陳其邁跟吳欣岱醫師的直播中,也不難見到雙方就高雄產業結構轉型,作許多深入的討論,包含如何在美中貿易戰以及後疫情時代,發揮高雄的優勢進行招商,讓高雄的產業可以轉型升級。

事實上,台灣基進與高雄好過日除了對市政的解析相當有一套之外,他們本身就是一股堅定捍衛台灣主權的力量,更是這些年間台派政黨中漸漸嶄露頭角的耀眼新星。在這幾年間,可以常常看到台灣基進積極投入抗中保台的立法行動,也是高雄推動罷韓的重要團體之一。換言之,陳其邁與吳欣岱醫師攜手合作直播,無疑是展現高雄台派政黨大團結的氣勢。

我相信,許多高雄人歷經國民黨的韓國瑜之亂,聽膩了空話、騙話、謊話,對於李眉蓁的虛假與抄襲也感到極度厭煩;我們真正迫切需要的,是良性的政策對話,如何讓城市重新步入正軌,同時繼續堅定捍衛台灣本土價值。正是在這基礎上,陳其邁找上台灣基進與高雄好過日合作,代表在市政上的準備充分,更是擴大合作、尋求團結的政治典範。

圖片來源:翻攝高雄好過日粉專

Continue Reading

Tren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