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nect with us

即時報導

時論:為什麼韓國瑜這麼想要成立特偵組?

Published

on

(翻攝網路

第二場總統政見發表會昨天下午落幕,韓國瑜市長繼第一場政見會後又再次提起了「重啟特偵組」的話題,作為他當選總統後唯一可能執行的政見(畢竟特偵組確實曾經運作過),他花了極多的篇幅在構建形容詞去指謫現在的執政團隊貪污,卻完全提不出任何實證說明。當蔡總統實際提出國民黨林益世、葉世文、甚至是韓國瑜的精神導師張榮味貪污案的實證時,韓市長卻又說提出實證是在閃躲、沒有總統格局。其實,親愛的台灣同胞都看得出來,迴避閃躲問題的都是韓市長,但大家可能還沒有發現韓市長那麼想要恢復特偵組的原因,那就是他極度迷戀馬英九掌控特偵組的「英姿煥發」,那種權力慾望,跟他的頭皮一樣,藏都藏不住。 

蔡英文總統曾是特偵組的受害者,兩屆前,2012年的總統大選期間,特偵組在選舉日前30天大動作派出檢察事務官前往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管理會,調閱宇昌案相關資料,成功影響選情。但因為相關調查行動卻欠缺具體證據,具有明顯的政治刻痕(這樣的鑿痕也在日後「黃世銘案」曝光之下愈發深刻),在蔡英文總統落選後特偵組也就草草結案,甚至還用「簽結」這種保留日後重啟調查的方式結案,國民黨當年的吃相確實十分難看。 

喬案中心

韓市長執著於強押被害者,與其說是他刻意忘掉這段過去,不如說他對權力的慾望已經超過理智的界線,尤其對於一個隨意出手就是600萬、情感如此豐沛的人來說,超線總是很容易的事情。 

韓市長說的沒錯,依照舊法院組織法第63之1條規定,特偵組負責總統、副總統、五院院長、部會首長或上將階級軍職人員的貪瀆案件,而當這些案件「專屬於特偵組」時,其他檢察官就無法再進行調查。如果按照「黃世銘模式」,所有偵查中的重大案件,檢察總長都「必須主動」向總統報告,總統還可以把偵查中的秘密洩漏給自己屬意的人知道,讓這些人有時間去「預做準備」,整個總統府(或總統官邸)不就變成全國最大的「喬案中心」?這其中涉及多少政治與「經濟」利益?總統府難道將會成為「秘密出去、利益進來」的發大財場所?答案自然不言而喻。 

然而,這可能並不是韓市長心心念念想要成立特偵組的最主要目的,如果韓市長當選並且讓特偵組復辟,有關總統本身的貪瀆案件都由特偵組來專屬管轄,在檢察總長自願主動報告的「黃世銘模式」下,韓市長可以直接掌握自身案件的偵查方向,甚至自己編寫劇本,最後肯定不會被查到貪污,自然就不會有「關到死」、「不假釋」、「一天一餐」的後續問題了。

韓市長的權力慾望 

這也難怪九月政爭不過就是2013年9月發生的國內政壇大事,韓市長竟然選擇性失憶(除非是擔任北農總經理那陣子都喝到酒空沒有注意到),還說提出黃世銘案欠缺總統格局(但當時馬總統本人就是案件主角),閃躲迴避還執意將特偵組包裝成「普世價值」(其實包含美、韓等世界各國,都傾向廢除類似特偵組這種權力過度集中的偵查組織)。 

雖然這位覺得浴缸就是大海的韓市長本來就有只講自己想說的、完全不聽其他說法的人格特質,但對於特偵組有這麼大的執念,恐怕不只是利益薰心(畢竟這可是筆超越「日升月恆」的生意),而是出於權力慾望的驅使而致。

傅硯翔法律工作者。

原文轉自https://www.fountmedia.io/article/44703

即時報導

民眾黨高雄慘敗 柯文哲投機路受挫

Published

on

梅蘊理﹝大學講師﹞

民眾黨高雄市長落選人吳益政,傍晚召開記者會,承認敗選,政治意涵卻值得玩味。畢竟黨籍候選人得票未超過百分之五,除了收不回保證金,高雄人是否已看破柯文哲路線,這一意義才大。

人皆知柯文哲成立民眾黨,只為了延續2022市長下台後的政治能量。民眾黨因此是柯文哲的工具,絕無信念跟願景的結合。這次高雄市長補選,柯文哲高喊「藍綠一樣爛」,卻先傳出藍白合,隨後又提名同屬泛藍、親民黨籍的市議員吳益政參選。很顯然,柯文哲缺乏深耕高雄的決心,只想抓緊頭人,全面寄生其基層組織,日後再掛起民眾黨招牌上市。吳益政得票慘淡,毋寧反映了高雄人厭棄投機又炒短線的柯氏戰法。

民眾黨既是柯文哲的工具,吳益政自也只是柯文哲的分靈。母雞若強,領導小雞並不是壞事,問題是柯文哲這隻母雞頻頻失分。面對中美對抗的變局,抗中保台的民意,柯文哲仍是三番兩頭嘲諷蔡總統,陳時中部長,與同屬防疫國家隊的陳其邁。除了少數徒眾信之愈堅,多數選民已看出柯文哲只想收割泛藍,全無對台灣的建設性觀點。吳益政失去自我,本為了皈依柯文哲。如今慘敗,真不知柯文哲會怪他作戰不利,或良心發現,能偶爾偶爾反省自己的投機?

陳其邁振作反省,終於凱旋而歸,這固然值得高雄人雀躍;筆者卻認為,從政該有信念與遠景,這點更值得柯文哲深思。

圖片來源:翻攝吳益政粉絲專頁

Continue Reading

即時報導

815高雄補選的選舉結果 全面瓦解了藍、白的政治空間

Published

on

吳巧瑩/高雄市民

高雄市長補選已告落幕,陳其邁高達以7成的得票率,勝出高雄市長的選舉,並超出了民調所預期的6成5得票率。但反觀李眉蓁與吳益政,僅只拿到26%與4%的得票率,其中,國民黨跌破了三成的「江啟臣防線」;民眾黨也低於選前所宣告:「李眉蓁與吳益政已要黃金交叉」之宣稱。藍、白、綠的得票率,牽動著未來高雄的政治發展,其中,對泛藍群眾而言,韓流已徹底失去影響力;對民眾黨來說,白色力量可說是無望插旗高雄;從陳其邁與民進黨的角度來看,泛綠陣營也背負著巨大的承擔與託付,未來的施政更需要如履薄冰。

國民黨的慘狀可說自不待言。由於李眉蓁的民調一直低迷不起,泛藍陣營才在選前之夜又一次的「飲鴆止渴」,希望以韓流招喚國民黨支持者的基本盤,並試圖讓李眉蓁的得票率能夠保持三成,但不料,26%的投票率,除了宣告「保三」破局,更宣告了韓流的破產。原先,國民黨除了韓流之外,就再也沒有其他資產;如今,連韓流都已宣告破產。這不禁讓人疑惑,沒有韓流的國民黨,到底還剩下什麼?國民黨還有再起的可能嗎?

相較於國民黨的慘況,高雄市長補選的結果,恐怕也重重打擊試圖插旗高雄的民眾黨,並宣告高雄人正式看破柯文哲的政治路線。在這一次的選舉中,柯文哲首先高喊「藍綠一樣爛」的論述,但在其後,卻又散布藍白合的謠言,最後又提名同屬泛藍、親民黨籍的市議員吳益政參選。對高雄市民而言,柯文哲似乎缺乏深耕高雄的決心,只想抓緊頭人,全面寄生其基層組織,日後再掛起民眾黨招牌上市。因此,這一次的選舉結果,也正式宣告了民眾黨已無望立足高雄,想在2022年藉由參選市議員開枝散葉,恐怕是難上加難。

最後,陳其邁在本次選舉中,獲得了史上最高的補選得票率,這代表著高雄市民在歷經市政停擺兩年的狀況之後,對民進黨、陳其邁的深切期許。高雄人對陳其邁的期許,就在於希望高雄市政府在未來的施政,能夠「超越自己」,也就是能夠超越過去謝長廷、陳菊的表現,並再次於高雄擦亮民進黨「綠色執政、品質保證」的招牌。未來,高雄市政府的施政,必須每日如履薄冰,真正把「兩年當四年拚」,由此,才不會辜負高雄市民的期待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即時報導

高雄人歷史之輪輾壓,國民黨得票低於三成!

Published

on

薛婧昀/高雄人,科技公司人資

高雄市長補選今日終於落幕,由民進黨的陳其邁取得高達七成的得票率,狠狠輾壓國民黨李眉蓁跟民眾黨吳益政。而國民黨更寫下創新低的得票歷史,僅只有25.9%,得票數不到25萬票,且還大輸陳其邁42萬票。這表示2020年,高雄人寫下光榮投三次的歷史,更代表著國民黨跟韓國瑜勢力在高雄已經徹底不被信任,更代表著高雄人用民主的選票把國民黨狠狠輾壓在地!

還記得2018年韓流亂台,意外讓國民黨韓草包登入高雄市府,甚至還一度成為國民黨內的新太陽。然而,隨著韓國瑜屢屢發表親中言論,政策謊言逐一被揭穿,他竟然還敢拋下市政跑去參選總統。韓國瑜此舉讓越來越多人民失望、看破穿國民黨的虛假,而人民的怒火遂也鍛燒出高雄人的三道民主印記。

第一次,也就是2020年1月11日的總統大選,高雄人用選票教訓了親中又烙跑的草包政客,向全台灣人證明高雄人的敢愛敢恨與智慧;第二次,高雄人用民主的罷免運動,於6月6號成功光復高雄,將韓國瑜驅逐出市府;第三次,也就是8月15這天,我們再次集結,用選票制裁無心高雄國民黨。

這次,國民黨拿到低於三成的得票率,得票數還不足三十萬票,不僅寫下國民黨史上最難堪的一頁,更是象徵國民黨全面擁抱韓國瑜之後,必然得吞下的後果。事實上,罷韓的結果清楚證明,高雄人用意志徹底向國民黨傳達不能再緊抓韓國瑜路線不放;但偏偏國民黨仍不願反省,執意盲目挺韓、繼續替韓開脫,甚至李眉蓁的選舉路線、幕僚通通都充滿韓國瑜的影子,無怪乎人人都稱李眉蓁是草包2.0。

歷史的巨輪將繼續前進,得票率跟得票數屢創新低的國民黨,眼下也只能接受現實,好好體會被民意輾壓的快活吧!

圖片來源:李眉蓁粉絲專頁

Continue Reading

Trending